首页

人人有工做 才过上好生活

发布日期:2020-01-14    作者:组织人事处     来源: 组织人事处     点击:

鸡贤云在笑谈自己的生活. 本报记者 韦 佐 摄 □ 本报记者 韦 佐 谭楚翎 “突突突……”一阵摩托车声在一座新建不久的农舍前停下.车上下来一位面相乐呵、个头不高的中年男子. “这就是鸡贤云,这座新房就是他的家.”那漏村村支书鸡贤相介绍. 鸡贤云是那漏村那角组人,壮族,但不会讲壮话,只会本地白话.现今,那漏村的那角组、那漏组260多人,鸡氏占95%左右.鸡贤云1965年出生,有1个胞弟.分家时,自己分到2亩水田、3亩坡地.后来结婚,育有两个儿子,就显得人多地少.田地里的种植,不外是水稻、甘蔗、八角、肉桂,外加不时外出打些零工收入,一年总共不过几千元.几年前,两个儿子都在读书——如今大儿子已初中毕业,闲在家中;二儿子还在上初中,成绩还不错.全家收入相当微薄,因此成为贫困户. 因为分家,作为兄长的鸡贤云把祖屋让给了弟弟,自己搬出来“异地”兴建新屋.说是“异地”,其实只是与祖屋有些距离.“在这里建房子,又挨在路边,单家独户的,院子也宽,我很满意.”鸡贤云说.当年还没分家,他是“家长”,以他的名字已申请并获批过1.8万元的危房改造补贴,再建房子,不可能再一次获批的.兄弟间的事,商量着帮助和解决.他建新屋,从1.8万元里拿了6750元.新屋于2016年8月兴建,建了大半年,基本完工.“我家收入低,建房要陆陆续续的做,得花两年时间才全部建完.今年内,我要建好厨房.”鸡贤云说.这一年多来,他这里填填挖挖,那里修修补补,没时间连续在外务工.一年务工加起来有三四个月,零工以天计,一天工钱150元. 让鸡贤云一生最引以为豪的是,妻子比他小19岁,模样不错,又蛮勤劳.妻子姓唐,是防城区那梭镇人,离东兴市江平镇那漏村距离不远. 村支书鸡贤相说,有劳动力的人家,要脱贫,外出务工是一条路子.因此,驻村第一书记和村干部想办法为贫困户牵线搭桥,一有信息就及时联系相关村民. 鸡贤云的妻子也就从2017年5月份才开始到江平镇氵万尾京滩的大排档务工,从5月至11月.每月1800元,包吃包住.因为眼下是旅游淡季,她才回家,和老公一起忙着田头地角、房前屋后的工. 看看一群接近成品的阉鸡,记者问起有关养殖的事.鸡贤云说,是政府送给的扶贫鸡,2017年先后送了两批,每批30只.这一批养了几个月,大概养到清明节就可以出栏. 谈话间,鸡贤云的儿子趿拉着拖鞋从新屋里出来.“初中毕业了,不读书,就得务工,或学些什么技术,不能老闲在家里.”村支书鸡贤相说.那漏村的第一书记黄恩华说:“这也是我们下一步的工作打算之一.组织村里年轻人学技术,找活路干,不做工,哪来钱?” 让儿子找一份工做,也是作为家长的鸡贤云新一年最大愿望.


让企业有更多获得感和更高满意度 ——市财政局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