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入党34年坚持按时交党费 黄炳坤一生的牵挂

发布日期:2020-01-14    作者:组织人事处     来源: 组织人事处     点击:

刘华新 庞革平 朱新华 “我明天就去医院把病治好,请组织放心” 广西防城港市防城区团结大道2巷,在一栋有些年头的简陋小楼里,老家具、旧家电有序地摆放着.这是已故共产党员、原防城县边境广播站站长黄炳坤的家,行走其中,仿佛时光倒流…… 时光回到半年前,被肝炎、前列腺炎等病症折磨的黄炳坤病情加重,不断入院治疗,直至病危,仅半年就花费5万多元,生活愈发拮据. 1月24日,黄炳坤虚弱地躺在床上,任凭家人如何劝说,就是执意不肯去医院看医生,口中喃喃自语:“我还有一件事情没做完啊.”12时30分,意识迷糊的黄炳坤忽然清醒起来,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一把抓住离自己最近的一只手,对身边的人说:“我好想再见一见组织的领导,你们谁能带我去呀?”他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,眼眶里闪动着恳求的泪光.考虑到领导下乡,黄炳坤身体十分虚弱,防城港市委宣传部干部打开手机,让他与正在外视察的市委宣传部领导进行视频通话. “领导啊,我的党费还没交呀,我让他们帮我拿去交了吧.”刚连上视频,黄炳坤就念叨着党费的事情. “那天您不是已经交够了吗,您不记得啦?”防城港市委宣传部领导耐心地安慰道. “交了?哦,那我就提前把今年的都交了吧,我怕忘了啊!”黄炳坤情绪显得有些激动,旋即在枕头底下一阵乱摸. “您先去医院,等把病养好了,后面的党费我们再帮您拿来交,还要请您参加党支部的活动呢.”隔着视频,市委宣传部领导鼓励着他. 听到此话,黄炳坤顿时开心起来:“好……好,我明天就去医院把病治好,请组织放心!” 然而这次,黄炳坤第一次没能践行自己立下的承诺.1月24日下午5时,黄炳坤因病医治无效,81岁的心脏停止了跳动,永远离开了人世. “什么时候该交党费,他一定不会忘记” 1936年3月,黄炳坤出生在一户贫农家庭.1983年,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. 在81年的人生岁月里,他经历过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寻求民族独立、自由解放的艰辛历程,聆听过改革开放的奋进号角,目睹过硝烟弥漫的边境保卫战,做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,共产党伟大、光荣的烙印早已铭刻在心. 防城港市委宣传部领导回忆道:“在10多分钟的视频通话中,黄炳坤在生命弥留之际,说得最多的还是交党费的事.但那天距离他上一次交党费才过去5天.” 就在1月19日上午,防城港市委宣传部领导登门看望他,还没聊上几句,他下意识地把手伸向枕头底下,摸出叠得整整齐齐的260元钱,颤巍巍地递过来,说:“请你们帮我把这个月的党费交了吧.”其实,黄炳坤每个月的党费是19.6元,这260元,已远远超出了他所要交的党费额度.当把多出的钱退回给他时,他执意不收.最后,经过一番苦口婆心的解释,他才勉强收下. “父亲可能对许多事情都会忘记,想不起来了,但什么时候该交党费,他一定不会忘记.”女儿黄璐华说. 在黄炳坤心里,交党费是每个党员必须履行的义务,是一个合格党员的基本要求,没有价钱可讲,没有理由可推,更没有借口拒交.他入党34年,从没拖欠过一次、一分钱党费. 黄炳坤的同事凌晓英说,黄炳坤1997年退休后,一直坚持自己到单位按时交党费.2007年后,因为年纪大了,行动不便,他就每月按时带上钱,走上半小时到凌晓英搭车上班的地方,让她帮着代交党费.寒冬里、风雨天……始终如一,准时无误. 凌晓英记得,2008年12月的一天清晨,她远远就看见黄炳坤裹着大衣站在路边,在瑟瑟寒风中等候.凌晓英是早上7时的车,黄炳坤最晚要在6时起床…… 有一次,交党费日黄炳坤不巧生病了,自己去不了,他就嘱咐家人帮送过去.家人见下着大雨,想改天再送,但黄炳坤坚决不肯,要不就自己去送.家人别无选择,只好冒雨去帮他交党费. 翻开黄炳坤生前最后一本党费证,是2008年1月到2017年1月19日的交费记录,每个小格子填写得密密麻麻、满满当当. 黄炳坤的生命定格在81岁,直到最后一刻,他依然不忘一个共产党员的义务,向组织交上最后一笔党费……


让留守儿童留下一个美好回忆